首页 >> 最新文章

泛亚黑洞谁来最后兜底下一个是谁米保冷水机组

发布时间:2019-11-22 14:48:39 来源:慕勒五金网

泛亚黑洞谁来最后兜底?下一个是谁?2015-9-25 泛亚已经穷到没朋友,如今连其实际控制人单九良的过往也逐渐清晰,早年就有类似操作的经历,以至于让一位投资者不得不表示不再抱有希望。

谁来最后兜底?下一个是谁? 泛亚黑洞

涉及20个省份、22万投资者、430亿元的泛亚“日金宝”兑付危机愈演愈烈。与此同时,“庞氏骗局”作为一个专业名词,已经成为搜索引擎中热度上升最快的词汇之一。

9月21日,上千名泛亚(全称“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投资者聚集到证监会门口维权被广泛曝光。此前,他们身着统一维权T恤的身影,已在昆明泛亚总部、上海静安寺聚集过。

“希望中央政府介入调查”是维权人士的诉求,在他们眼中,昆明地方政府在处理泛亚危机时已经失信。而泛亚的投资人中也有部分人与维权人士意见相左,他们冀望泛亚可以重组,有人来扮演“接盘侠”。

可事实上,泛亚正面临“众叛亲离”的窘境,过往的合作伙伴纷纷发表声明,与其撇清关系,传言中的接盘者也迅速辟谣。泛亚已经穷到没朋友,如今连其老板的过往也逐渐清晰。《华夏时报》记者调查获悉,泛亚实际控制人单九良早年就有类似操作经历,以至于一位投资者得知单的过往后表示“不再抱有希望”。

9月23日,泛亚在官网发布了《关于委托受托业务债权债务重组征求意见的公告》,提出为化解目前流动性危机,拟采取两个措施:一是部分品种退市了结,二是债务重组。危机会就此化解吗?

谁来最后兜底?

“如果事情不解决,我一定还会回来的。”维权者王双(化名)9月23日离开了北京,这是她第二次参与到维权队伍中,“我父母一辈子的积蓄都赔进去了,我一定会跟泛亚斗到底。”

王双第一次参加泛亚维权活动是在今年7月的昆明。在泛亚的众多维权人士中,王双是态度非常明确的一个,“****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零风险”、“保本”是泛亚推出的“日金宝”理财产品给予投资者的承诺。“如果不能兑现,所有为他做过担保的人都必须一起负责。”王双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维权人士之间有一个共同的认识,“政府是为泛亚担保过的”。

“我们当初是看到了政府一把手为泛亚敲锣的,也看到政府为泛亚开各种绿灯,才信任了泛亚,如今泛亚出了问题,作为为其开绿灯的政府难道不应该负责吗?”王双说。

据了解,维权人士9月21日在北京金融街采取维权行动后,证监会第一时间与维权人士代表面谈了相关情况。据一位参与此次会谈的维权人士透露,参与会谈的是证监会打非局的一位陈姓负责人。维权人士代表提出了要求:公安机关尽快立案,由国家级政府部门出面,成立调查组进行全面调查,希望政府能够给大家一个公正的、可信的说法等。陈姓负责人则表示,证监会只有督办权力,他们会尽力督促云南相关部门解决问题,至于是否立案的事情只能由公安部门确定,证监会将转达相关诉求。

9月23日,维权人士代表与公安部有关负责人会面,但公安部相关负责人并未当场对是否立案予以回复。

然而,在泛亚的投资者中,部分投资人仍不希望事件扩大化,还盼着能有人尽早接盘泛亚。方蓓(化名)告诉本报记者,她被困在泛亚交易平台上的资金在百万元以上,但是她并不希望泛亚彻底破产。

“泛亚破产,这些钱就彻底要不回来了。”方蓓表示,她并不相信国家会为所有人买单,“钱太多,没有道理让国家拿其他纳税人的钱为我们买单,这样下去的结果是会有官员为此负责,但对我们的财产没有什么好处。”

但是面对谁能扮演“接盘侠”角色的问题时,方蓓也没有答案,“现在谁来接手都是往火坑里跳……”

始作俑者往事

如今,方蓓在了解了泛亚实际控制人单九良的履历后,也已经感到了绝望。

山西人单九良,早年在山西太原涉足房产、期货及担保等行业。据一位熟悉单九良的山西籍媒体人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彼时山西民间信贷业规模庞大,单最初的生意便是在房屋买卖过程中依靠高息短期贷款牟利,而其投资手笔最早可以追溯到2002年前后。

13年前,单九良为法人的上海盛富投资公司投资榆次老城,但不久之后便退出了,当时外界普遍质疑单并未对榆次老城有实质性投资。单九良的公开解释则是,榆次老城方面变动较大,人员变动最终导致不得不撤出投资。

榆次老城退出事件让单与李丁夫的名字联系到一起,山西坊间曾盛传是李丁夫的职位变动让榆次老城工程生变。而二人的名字被彻底联系在一起,则是源自著名的“乔家大院所属权纷争”。

2007年,随着电视剧《乔家大院》的热播,“乔家大院”也陷入了麻烦中。当年12月,刚就任祁县县长的李丁夫,以祁县远大投资公司法人的身份与上海盛富投资公司和重庆中昊投资公司分别作为甲乙丙三方,签订了《祁县乔家大院旅游景区投资开发建设项目合作意向书》,远大投资以乔家大院经营权评估作价入股,乙丙方则以货币出资入股,三方股权比例分别为25%、50%、25%,共同成立“山西乔家大院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进行乔家大院及周边地区的项目规划建设与经营管理,经营期限20年。

单九良作为50%股权的拥有者,因此成为了山西旅游产业的弄潮儿。但这一不透明的开发模式很快因遭到质疑而被叫停。2008年1月,乔家大院纠纷因山西省政府的一纸批复、李丁夫远大投资法人代表资格被取消尘埃落定;然而,围绕单九良的麻烦却远未停止。

2008年折戟山西后,单九良将手中的煤炭资源重新加以整合,并联合福建永定县的集体企业“福建兴业能源有限公司”,共同成立了上海考尔煤炭电子交易有限公司,这便是日后饱受诟病的上海考尔煤炭交易平台。

据上述山西籍媒体人介绍,单实际上是从福建兴业能源那里学来了做交易平台的思路,“兴业能源有一个自己的交易平台,这个平台本身是否有问题我说不清,但可以确定的是,单此后历次构建庞氏骗局的模板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本报记者在福建兴业能源官网看到,至今依然在最醒目的位置摆放着“泛亚稳健日金计划”的广告,“13%年化收益、资金随进随出、资金规模超430亿”的广告语非常醒目。

单九良任董事长的上海考尔很快与山西华纳投资公司共同成立了天津考尔煤炭交易市场,天津考尔在官方介绍中强调,该公司是“在天津市人民政府,特别是天津市保税区管委会大力支持下,凭借天津区位及政策优势”成立的。

天津考尔的运营模式与如今饱受诟病的泛亚模式几乎相同,交易商只需要缴纳交易金额的20%就可以双向交易,如果双向交易不对等,例如买入比卖空要多,那么考尔提供货物;反之,考尔提供资金买入货物。

此前有报道称,天津考尔主要负责人刘立东因涉嫌非法集资被判入狱4年。但《华夏时报》记者调查发现,刘立东的入狱与天津考尔没有关系。刘立东2006年时接手管理南京沃土商贸实业公司,2007年底与单九良共赴天津筹办天津考尔。但2010年,已到天津考尔任职的刘立东被曝在南京沃土任职期间,在从事白糖等农作物期货平台交易时,犯下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

“刘立东在南京沃土的时候涉及的金额并不大,只有几百万,涉及的受害人只有35人,但是他把在南京沃土做农产品期货时的违法操作方式带到了天津考尔,导致了天津考尔最终的崩盘。”上述山西籍媒体人称。

在天津考尔崩盘后,单九良来到云南昆明,同样在政府部门的鼓励和扶持下,构建了泛亚模式。几年之后的今天,泛亚遭遇了与考尔相同的问题。

下一个危机引爆点

9月23日,泛亚发布了应对兑付危机的解决方案,但这份方案显得颇为孤独。在此之前,涉及泛亚危机的云南锗业、正威集团等公司,均以公开方式撇清了与泛亚的瓜葛。

云南锗业发布公告称,泛亚2011年7月开始向该公司购买区熔锗产品,但2012年10月之后,该公司已经停止向泛亚销售产品。云南锗业还表示,泛亚2014年4月举行“开市三周年客户研讨会”时,公司董事长包文东应邀出席会议,并发言对泛亚进行了祝贺;但此发言并不存在任何实质意义,且其并未授权或委托他人进行书面整理或进行报道。

而对于此前盛传的正威集团将接盘重组泛亚的消息,正威集团有关负责人也辟谣称,公司从未向外透露过将要重组泛亚的消息,“那很可能是泛亚自己放出来的假消息,跟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在这场泛亚危机中,最难以撇清关系的莫过于注册在深圳的泛融网。今年7月泛亚危机爆发时,泛亚品牌负责人邓思佶曾表示:“目前整个局面得到了良好的控制,有50%的资金已经转到了泛融网上。”

泛融网是单九良于今年1月在深圳前海注册成立的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注册资金2000万元,5月29日正式上线。泛融网延续了单的运作方式,主要的业务依然锁定有色金属。在其上线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已经有了46000多名投资人和124亿元的投资金额。

在方蓓看来,泛融网是她全部资产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而在王双看来,泛融网不过是单九良织下的又一个庞氏骗局。而让更多投资者害怕的是,在金融创新路上,由于监管滞后留下的漏洞,不知道还会让多少个泛亚浮出水面。

仔细查看泛亚在各个地方的成立过程,几乎都有当地政府大力支持的身影。维权者提供的一份昆明市政府文件复印件显示,2010年泛亚筹备成立时,专门抽调了副市长、副秘书长、副区长级的政府要员组成推进小组,以大力推进金融创新。除此之外,泛亚在厦门、辽宁等地的分部在成立之时,也有政府官员到场支持并致辞。

据专家介绍,对金融业有审批权的一般只有央行、银监会、保监会和证监会,地方政府金融办一般是负责牵头,组成的牵头小组很多也是临时小组,这造成在运营开始后履行监督力度不足。

9月10日,云南省省委书记李纪恒在全省金融工作调研座谈会上指出,相关部门要做好泛亚风险处置的相关工作。而在泛亚9月23日拿出解决方案后,受泛亚投资者委托的北京法律维权中心迅速给出了法律意见:“委托业务债权债务重组”是扭曲法律关系。

由此看,危机远未到消除时刻。

关注有惊喜

理财保险可靠吗

重疾险保费

驾驶员意外险

友情链接